缺芯少魂的宿命:从“无地产不科技”到“无小贷不互联网”

“有福利待领取”——刷微博,上抖音,用滴滴,时不时的都会浮现类似“福利待领取”的诱惑,这一切都不过是互联网巨头在深度推广自家的金融服务而已。

花呗、借呗、有钱花、放心花……放眼望去,无论是老的互联网三大门户,新浪、搜狐、网易,还是新的互联网巨头BATJ,还是互联网新贵字节跳动(今日头条和抖音的母公司)、滴滴、美团、小米(小米自称是互联网公司),业界只要叫得上点名的互联网公司都已入局了小贷业务。

如果不是监管叫停,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或将创造史上最大的IPO,发行总市值2.1万亿。11月份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举办的线上会议中揭开了蚂蚁集团挣钱的秘密,目前蚂蚁金服公司100亿的利润,45亿利润来自于重庆那两个小贷公司。

强监管,也遏制不住造富的冲动。这个冲动背后的逻辑是,缺乏核心技术,只能靠流量优势来赚快钱,走向追逐一个又一个风口,而无法沉下来专注技术研究的恶性循环。

无小贷不互联网

互联网公司扎堆小贷业务,寻求新增长点。新浪小贷、搜狐搜易贷、网易小贷,百度的有钱花、阿里的花呗、腾讯的微粒贷和QQ现金贷、京东的京东白条和金条、滴滴滴水贷、美团月付、小米贷款……一时间各种小贷产品眼花缭乱。

2010年,阿里给淘宝商户发放了第一笔贷款,成为蚂蚁金服的滥觞。2014年12月推出蚂蚁“花呗”,2015年上线支付宝“借呗”。黄奇帆所说的“45亿利润来自于重庆那两个小贷公司”,这两家小贷公司,便是蚂蚁金服“花呗”和“借呗”的运营主体。小贷业务给蚂蚁金服贡献了接近一半的利润。

今年10月底,新浪已经拿下了四张网络小贷牌照。新浪热衷拿牌照,究其原因,金融科技业务已经成为新浪营收的一大增长点。今年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净营收达到5.077亿美元,其中,广告营收为3.922亿美元同比下降10%,而非广告营收为1.15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9940万美元增长16%,主要原因是来自新浪金融科技业务营收的增长。

曾经的无地产不科技

同样的逻辑适用于早年间的科技企业。不过,当时的科技型企业不是进军小贷,而是布局地产。在各地走一圈,美的置业、格力地产、融科智地(联想)、海尔地产、海信地产,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科技企业,都曾赶赴这场地产盛宴。

1995年,美的成立的美的置业,业务范围遍及全国30多个省市,在房地产企业中也是综合实力排名较高的。其在官网上介绍称,美的置业,美的控股属下企业、美的创始人何厚建先生实际拥有,是中国上市房地产企业26强,广东省百强民营企业。美的置业于2018年在港股上市,并被纳入恒生港股通等7大指数成分股。美的这家科技企业做的房地产公司比纯房地产公司做得还要成功。

2001年,联想融科智地成立,联想正式迈进房地产领域。此后十年,中国房地产行业毛利率上升至38%,净利润率上升至14%。融科智地成为联想的重要资产,带领联想走上什么挣钱做什么的造富之路。直到2018年,科学院院士倪光南还在第十二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痛斥这种行为:“联想公司利润过去是靠创新产品,但是现在靠什么?现在它最稳定的利润来源是融科智地房地产,而它是靠获取计算所6万多平米科研用地起家的。”

以科技之名,行地产之实,科技企业的偏离主业让他们短时间内“名利双收”。

底层逻辑:缺芯少魂

国内TMT行业,缺芯少魂已经成为顽疾。而缺乏核心技术,使今天互联网公司和当年科技企业像飞蛾扑火般地扑向这些来钱快的行业。

上述互联网公司,从目前来看,他们的主要产品都是在应用层面,还没有哪家公司可以站直腰杆说,我们是一家拥有核心技术的互联网公司。因此,在评判这些公司的时候,往往就以利润高低来评判公司。这样迫使就迫使互联网巨头什么来钱快就做什么。一本万利的小贷成为互联网巨头眼中的香饽饽就不足为怪。

联想、海尔、格力们进军地产是同样的逻辑,只不过那个年代,地产比现在小贷更暴利。

反观华为,这些年来埋头进行技术攻关,最终成为5G行业的大哥大。网上流传在房地产行业疯长的时候,任正非老部下两次提议要投资做房地产,轻轻松松的就能赚出100亿。任正非却不为所动,他这样回答“挣完大钱,就不会再想挣小钱了”,第二次直接说如果以后再提这个事情,那就直接辞退,把做房地产的念头堵死了。

任正非曾表示,华为的财富在脑袋里,房地产的财富在口袋里。用在这儿也确切,国外互联网巨头的财富在脑袋里,中国互联网巨头的财富在口袋里。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