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巨资收购德国库卡却跌成坑,“至暗时刻”还是黎明前的黑暗?

(来自挖贝公众号)美的集团(SZ:000333)最近有点烦,不断被媒体曝出负面新闻。

2017年美的集团巨资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巨头库卡曾经轰动一时,如今却被一些媒体批为“噩梦”般的收购,库卡被指自收购后像“中了邪一样”,“业绩就开始了连续多年下滑”,以致美的集团面临“百亿商誉冲击波”。

再加之4月14日晚上,美的集团向外界公开回应了高管冻薪30%的传闻。回应中称,2020年对于美的集团来说是很有挑战的一年,为了与企业共度时艰,美的高管在沟通后达成一致,自愿冻薪以表决心。有媒体解读称:“家电龙头迎来至暗时刻!”

一时之间竟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库卡的业绩真的如此不堪吗?这笔收购真的是“噩梦”,还是言过其实的误判?

库卡真的“中邪”了吗?

挖贝网资料显示,库卡与瑞典ABB、日本发那科(FANUC)、日本安川(YASKAWA)并称为全球机器人顶级“四大家族”,被外界视为德国“工业4.0”代表企业。2017年1月,美的集团以约292亿元完成收购库卡约94.55%的股份,从传统家电制造商摇身一变成为工业科技集团。当时副总裁李飞德发表公开演讲称:“中国制造的全球智战略:美的收购库卡案例。”

并非如有些媒体所说的库卡被收购之后“业绩就开始了连续多年下滑”,事实上美的集团收购库卡之后曾经有过一段好日子。美的集团2017年年报显示,库卡2017年的营业收入约为267.23亿元,同比增长18%。

作为反映企业经营状况的晴雨表,库卡的股价并非如有些媒体所说从美的收购之后至今暴跌接近90%。实际上,库卡的股价在月线图上从2016年12月的85.20美元上涨至2017年10月的186.89美元,翻倍有余。

图源:英为财情

正因为业绩向好,美的集团在2017年报中引用了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的乐观预计,认为未来三年内全球工业机器人年销量将保持近15%的增长速率,到2020年将超过50万台,新增总量达到近170万台。

然而,乐观派始料未及的是,2018年库卡业绩断崖式下跌,税后利润仅1660万欧元,同比暴跌了81.2%,与预期相去甚远。

月线图显示,库卡的股价是从2017年10月开始掉头向下的,至今已暴跌约78.68%。

那么,2017年10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致成为拐点?

库卡的工业机器人主要用于汽车制造业,因此与汽车制造业的兴衰息息相关。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7年1-10月,汽车产销2295.68万辆和2292.71万辆,同比增长4.27%和4.13%,增幅比1-9月减缓0.50个百分点和0.33个百分点。

业内皆知,10月属于金九银十的传统汽车销售旺季,又有国庆长假加持,不应该出现减缓趋势,这种情况说明当时汽车市场到达了兴衰拐点。

果不其然,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28年来中国汽车销量首次下降。

2019年,中国汽车产销量跌幅继续加大,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滑7.5%和8.2%。

然而,库卡的业绩并未同步下滑,反而起死回生了。

据2020年3月26日界面新闻报道,库卡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31.9亿欧元,同比下降1.5%;税前利润(EBIT)为4780万欧元,同比提高39.4%

日线图显示,库卡的股价也从3月18日的低点22.40美元强力反弹,4月15日已达39.85美元,反弹幅度高达77.90%,可见市场对库卡的信心回归。

图源:英为财情

由此可见,美的集团收购库卡的收益确实与预期有差距,但并非像散户炒股般一买就跌、久跌不止的“中邪”,虽然受大环境影响产生大幅波动,但库卡可以逆市实现利润大幅回升,表明其危机应对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收购库卡是利在长远的战略性收购

在过去40年左右,主流的自由市场经济学认为企业应该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原则进行经营决策,实践中由于股东短视往往看重短期利益,忽视长期利益。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292亿元人民币收购的库卡如果仅能够带来每年3亿多人民币的利润是不符合股东利益的,因此是失败的收购。

不过,当时这项“失败”收购却轰动一时,因为德国部分政界人士认为德国“工业4.0”核心科技将被中国企业获取,产生“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效应,所以进行阻挠。

为了让存在顾虑的德国方面放行收购案,美的曾抛出一份承诺协议,“到2023年底的未来八年里,美的不会削减库卡公司的现有1.23万个就业岗位,其中包括奥格斯堡总部的3500个岗位,而且公司的董事会也自动保留下去,特别是技术知识和商业数据都将得到保护。”

由于德国政府是自由市场经济学的信奉者,因此最终他们尊重库卡公司的股东利益最大化原则,放行了这项收购。

结果如何呢?

在2018年报发布会上,由于业绩压力巨大,库卡时任CEO的Peter Mohnen公布了一个计划:总部裁员350人、冻结总部所有岗位招新、严格审核试用期员工资质以及大幅削减外包员工数量。他计划在2021年前,实现3亿欧元的成本缩减目标。这或许是2019年库卡业绩改善的原因之一。

而在2018年年中报中,美的集团提出要加快库卡机器人中国业务的整合,称此举一方面能够帮助库卡开拓广阔的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也有助于美的自身机器人业务的发展。

库卡在中国的工业业务和库卡子公司瑞士格(Swisslog)的中国业务合并,再由美的集团设立合资公司承接上述业务,双方各自持有 50%的股份。

库卡的年报则披露其董事会批准了与美的成立的两家合资公司,指明美的通过建立合作的公司对瑞仕格实现了增资,美的良好的客户关系则可以帮助合资企业提高市场渗透率。

此外,库卡还在和美的合作开发物流解决方案。双方在位于顺德的机器人园区建立新的生产基地,在2019年底实现六条产线投产。

2019年,库卡新成立了中国事业部,涵盖机器人本体、柔性系统、一般工业自动化、智能物流自动化以及智能医疗自动化等业务。库卡与美的成立的三家合资公司已经显现出协同优势,体现在商机挖掘、技术共享、客户服务、采购协同、管理提升等各方面。

可见,库卡公司为了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一步一步已经将当初的岗位、技术等顾虑抛到了九霄云外,也没有再受到德国政界方面明显的阻挠,而美的集团则提前达到了自己的战略目标。

今年以来,股东利益最大化教条在本次新冠病毒疫情中遭遇了迎头痛击,作为制造业大国的德国竟然不能生产本国的口罩等医疗器材,结果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期间,德国还发生了截胡内陆国瑞士的过境医疗器材的事件,工业化水平退化可见一斑。

事实上,对于战略收购而言,短期财务数据并不重要,长期内依靠“知识溢出效应”促进收购方产业升级才是战略利益所在。

看来,美的集团收购库卡所遭遇的烦恼并非所谓的“至暗时刻”,更像是黎明前的黑暗。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