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7万留学相关企业遭遇疫情经济重创,业务遇冷市场刚需仍在

一场全球蔓延的疫情,搅动了火热的留学市场。在海外疫情形势愈发严峻的情况下,英美等留学大国高校陆续关闭,中国留学生因缺少医疗、住宿等相关保障,已经陆续成批归国。

近期,国内雅思、托福等多类语言考试的取消,打断了不少“准留学生”的留学计划,同时给留学行业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都说2019年是留学行业的寒冬,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留学咨询相关现存企业数量超7万家。自2017年起,每年留学咨询相关企业注册量破万。2017年-2019年,留学咨询相关企业注册量虽呈上升趋势,2019年留学咨询相关企业注册量突破新高,突破2万家,但与此同时,2019年相关注吊销量也是最高的。

到底是疫情给留学行业带来的影响大,还是2019年行业寒冬对留学行业的影响大呢?我们把时间节点缩小至2017年-2020年每年的一季度,可以发现,从2017年Q1-2019年Q1,留学咨询相关企业注册量呈直线上升趋势,2019年Q1留学咨询相关企业注册量和注吊销量,在过去四年里都是最高的,2019年Q1相关注吊销量突破1千。

留学行业的本质是提供咨询服务,而其服务的专业度,有利于它们塑造企业口碑和品牌,从理论上讲,留学行业是可以通过线上完成咨询服务,受疫情影响应该不会很大,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Q1留学咨询相关企业注册量有明显下滑,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23.96%。

今年2、3月份所有出国考试被取消、签证暂停、出境管制,意味着考生在考试方面投入时间更长,部分“准留学生”对留学选择出现摇摆,以至于大量出现退学、延迟考虑等客户流失的情况。

从留学机构布局来看,这类留学机构普遍分布在广东,山东、北京、江苏、上海等东部沿海地区,广东留学咨询相关企业最多,是山东的2.29倍。

国内留学行业结构呈哑铃型,一端是以新东方出国板块为代表的全国连锁运营大集团,例如新航道、金吉利等,按业务重心可大体分为侧重留学服务的机构、留学一站式服务机构和留学外语考试培训服务机构等。

另一端则是注册资本不足500万,人员规模小于50人的中小型机构和工作室。据企查查显示,注册资本在500万以内的留学咨询相关企业,占比超70%。

从人员规模分布角度来看,留学咨询相关企业人员规模(参照其参保人数)50人以内的企业,占比接近99%。从市场份额上来说,众多的工作室和小型机构构成行业的主体。

这也就形成了留学咨询行业的一个整体特点:小快灵、高效运作、短期抗压能力强。如果未来疫情后续影响依旧严峻,留学行业业务遇冷,若考虑继续坚守,留学行业可以考虑适当缩小规模,调整自己的业务内容,例如多开展K12业务,等待机会,毕竟市场刚需仍在。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