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公运股东会前:股东们在狭小空间未戴口罩激烈争吵7个小时

创新层宁波公运(832399)股东们在狭小空间里未戴口罩激烈争吵了7个小时。
疫情当前,宁波公运究竟发生什么?


未戴口罩 股东们狭窄空间里激辩7个小时


为利益,什么都不重要。


公告显示,宁波公运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即将开会前,小股东和大股东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动人之间发生激烈的异议和争论,争辩一直持续到晚上22:35。按照当天会议开始时间为15:00计算,股东们争论时间超过7个小时。


据在场律师介绍,拟参会的股东之间发生冲突,争吵是发生在狭小空间内,几位股东并没有戴口罩,期间甚至有多名股东情绪失控,造成现场混乱。

最后,这场股东大会未能按时召开,未审议任何议案,也未形成任何决议,被迫中止,大家不欢而散。

究竟发生什么?

对于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宁波公运相关公告和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并没有做过的透露。

不过,紫米财经梳理宁波公运本次股东大会的相关进程,还是可以略知一二。

据介绍,本次大会最初定的时间是1月21日9:30时,地点在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北岸财富中心6幢的公司会议室。主要议题有3个: 1、预计2020年度日常性关联交易;2、董事会换届选举,提名王玉忠、叶晋盛、朱静强、吴琰、赖兴祥为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3、监事会换届选举,提名卢文超、孙敏钊为第七届监事会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监事候选人。


公告发出之后,分歧就浮出水面。


对于人事议案。持有3.1172%股份的方军持异议,并提出新增朱彤、倪联群为董事候选人;新增宋志栋为监事候选人。而上述3人均不在上一届董监高名单。


据介绍,宁波公运董事会由5人组成,监事会由3人组成。方军的新增提案获通过,采取差额选举,会形成7人竞选5个董事席位,3人竞选2个公司监事的局面。
另一个分歧是,2月24日,合计持有28.09%股份的股东: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保税区东钱深蓝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保税区优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长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方海明等,以书面方式提交的《关于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3季度利润分配的临时提案》,提请在3月6日召开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中增加这一临时提案。


议案主要内容是要求以公司现有总股本约1.63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0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总额为3.267亿元(含税)。股息率高达210.53%,分红金额是公司去年前三季度利润的2倍。


几位股东给出的理由是,公司未分配利润为10.38亿元,常年存在大额的闲置资金用于购买低息理财产品,资金使用效率低下;不利于保护股东利益,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为提高净资产收益率,提升股东回报,联合提案人要求公司分红。
这项分红方案的提议方之一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正是在股东大会上与小股东发生激烈争论的一方。

实控人争夺战一直在进行

资料显示,2015年5月,宁波公运挂牌新三板,从当时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来看,公司便无实际控股人。


针对这一现象,波公运在公转书中还提示2大风险:


1、控制权发生变动的风险。公司股权比较分散,除一家法人股东持股10%外,其余2282名股东为自然人,且持股比例均未超过5%。没有任一单一股东可以对公司决策形成实质性的影响,公司没有实际控制人。因此,挂牌后公司控制权存在发生变动的风险。


2、决策时效性风险。公司大部分股东都曾经或者正在公司工作,工作经历相似,熟悉公司业务,股东之间利益趋同,在因个人理解或其他原因有不同意见时,亦能求同存异,为公司的最大利益统一意见,有力保障了决策的时效性,不会因决策耗时而错失投资机会或发展机遇。但由于公司股权比较分散,仍可能存在因股东之间需充分沟通协商而使公司经营管理决策被延缓的风险。


一语成谶,3月6日下午临时股东大会前发生的一切,验证了第二条风险提示。
挖贝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从2016年以来,股东之间为争夺第一大股东地位展开了常年、激烈的争夺。从2016年至2019年,第一大股东发生了3次变化。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