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宁波公运股东会前未戴口罩争吵7个小时原因曝光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本来一次正常的临时股东大会,由于宁波公运第一大股东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简称,东钱永旭,持股28.09%)对早已达成人事安排方案反悔,提前通过网络投票支持只持股仅3.1172%的方军提名的朱彤、倪联群、宋志栋等三位董事、监事候选人,导致东钱永旭与其它股东之间在大会召开之前在狭窄空间未戴口罩争吵了7个多小时。在争吵期间,几位股东并没有戴口罩,期间甚至有多名股东情绪失控,造成现场混乱。

对于东钱永旭撕毁协约,宁波公运股东之一宁波文旅集团(宁波国资委独资企业)认为东钱永旭和方军的本次投票行为疑似一致行动关系,意图控制董事会、监事会从而收购宁波公运,这种行为涉嫌违法违规,是国有股东无法接受的。

股东大会成吵架会

3月6日下午15:00许,在宁波公运临时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公司股东之间发生激烈争吵。

据宁波公运事后相关公告显示,宁波公运原定于3月6日下午15:00时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大会主要议题是审议董事会、监事会换届的人事安排。但在会议召开前,股东之间发生激烈的异议和争论,造成现场混乱。期间多名股东情绪失控,在狭小空间内未戴口罩进行激烈争论。直至 22:35 时,股东大会仍无法召开。

在当时疫情还比较严重的时候,股东之间为什么不戴口罩争吵这么久?

事情还得从这次临时股东大会被推迟召开说起。

按原计划,宁波公运这次临时股东本来应该在1月21日9:30在公司会议室召开。但大会通知发出后,股东方军提出要新增朱彤、倪联群为董事候选人,新增宋志栋为监事候选人。而东钱永旭则提议以公司现有总股本约1.63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0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总额为3.267亿元(含税)。

与此同时,本次股东大会被推迟到3月6日下午15:00召开。也正是方军的提案,为之后争吵埋下导火索。

根据宁波公运在回复全国股转公司问询函中披露,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东钱永旭、方军等先后通过网络方式完成投票。此时,东钱永旭实控人、宁波公运副董事长朱静强还在办公室对宁波公运董事长赖兴祥表示,将按照董事会监事会审议通过的候选人投票。

到14:55时,参与现场股东会的股东们,通过中国结算的网络投票平台得知东钱永旭等人以及方军、方凤仙、马曼丽、丁秀珍等人已完成网络投票,并将票投给了朱彤、倪联群、宋志栋。而对之前董事会、监事会已经通过提名的赖兴祥(现任董事长)、吴琰(现任副总经理)、孙敏钊(宁波文旅集团提名、现任监事会主席)人选都投了弃权票。

截屏2020-03-24下午5.29.18.png

此后,股东们之间就开始激烈争吵,其他股东也都对东钱永旭的行为非常震惊和愤怒。

宁波文旅集团代表更是认为东钱永旭和方军的本次投票行为疑似一致行动关系,意图控制董事会、监事会从而收购宁波公运,这种行为涉嫌违法违规。

这期间,小股东情绪激动,与朱静强、卢文超(东钱永旭委派担任公司监事)发生激烈争论,多名股东情绪失控,摘下口罩进行交涉,先后与朱静强、卢文超发生肢体接触,现场混乱。

直至20:50,由董事长赖兴祥召集并主持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临时会议,审议是否中止本次股东大会。

没有彩排的剧本

2020年3月4日至5日,公司布置会场并准备相关会议资料。

3月6日11:40时,股东章宇晨通过网络投票方式完成投票。

14:30时,会议工作人员在现场进行会议签到工作。

14:45时,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2位见证律师抵达现场。

14:30至14:52时,东钱永旭等人通过网络投票方式完成投票;方军、方凤仙、马曼丽、丁秀珍通过网络投票方式完成投票。

14:50左右,东钱永旭实控人、宁波公运副董事长朱静强在董事长办公室与宁波公运董事长赖兴祥沟通本次股东大会相关事宜,一再表示按董事会、监事会审议通过的候选人投票。

14:55时,公司通过中国结算的网络投票平台得知东钱永旭等人以及方军、方凤仙、马曼丽、丁秀珍等人已完成网络投票。且东钱永旭等人将赞成票投给了持股仅3.1172%的方军提名的三位候选人(朱彤、倪联群、宋志栋)。而对其提名的两位董事候选人(现任董事长赖兴祥、现任副总经理吴琰)和宁波文旅集团(宁波国资委独资企业)提名的1位监事候选人(现任监事会主席孙敏钊)投了弃权票,赖兴祥、吴琰和孙敏钊三位候选人为经东钱永旭和宁波文旅集团以及公司三方事先协商一致同意,并经董事会和监事会审议通过并披露的候选人。14:55时左右,东钱永旭等人的代理人和方军的代理人以及宁波文旅集团的股东代表等人完成签到。

15:00时,董事长赖兴祥准备主持会议,发现朱静强等人不在现场,董事长赖兴祥、董事会秘书邱国强相继给朱静强、卢文超(东钱永旭委派担任公司监事)打电话,但均未接通。15:05左右,卢文超回到现场,董秘与其沟通网络投票事宜,要求其对此进行说明以便股东大会顺利召开。

过了一段时间后,朱静强返回现场,公司董事长赖兴祥、董秘邱国强立即与其沟通网络投票一事,询问为何不按照原来承诺的并经董事会、监事会审议通过其公告披露的候选人投票,为何人在现场,却又进行了网络投票,还把赞成票投给方军提名的三位候选人,东钱永旭和方军是什么关系;并询问如何召开股东大会和新一届董事会、监事会,如何保持公司平稳过渡、高管聘任等问题。但朱静强没有解释,只回答说这是他们保密需要。

在公司董事长赖兴祥、董秘邱国强与朱静强等人现场沟通时,参会的小股东和其他董监高及宁波文旅集团董事周东和国有股东代表、董事候选人叶晋盛陆续得知东钱永旭等人已完成网络投票情况,消息开始传播和扩散,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讨论,都对东钱永旭的行为非常震惊和愤怒,在会议室进进出出。

在董事长赖兴祥、董秘邱国强与朱静强沟通无果后,朱静强离开现场。

董事长赖兴祥、部分董监高和宁波文旅集团股东代表叶晋盛等寻找朱静强等人,因寻找无果,大家先后来到五楼董事长办公室,叶晋盛在向上级汇报后向大家表明宁波文旅集团的态度,东钱永旭和方军的本次投票行为疑似一致行动关系,意图控制董事会、监事会从而收购宁波公运,这种行为涉嫌违法违规,是国有股东宁波文旅集团无法接受的。

后董秘邱国强找到朱静强、卢文超来到董事长办公室继续沟通。此时,部分小股东发现朱静强等人在五楼董事长办公室,其他小股东也陆续来到董事长办公室,围住朱静强、卢文超,并纷纷大声质问和指责其毫无诚信、出尔反尔,小股东一致表示如东钱永旭坚持原来的网络投票决定,他们是坚决不同意开股东大会。不过朱静强等人一直未对网络投票行为进行合理解释,而是一直要求董事长召开股东大会。

对此董事长赖兴祥说,他之前一直跟小股东和宁波文旅集团股东代表传达的都是朱静强会按照原先承诺的来投票,现在朱静强等人欺骗了他和公司,现在连小股东和宁波文旅集团股东代表也不信任他了,他也没法开这个会议了。朱静强为副董事长,也应履行主持股东大会的职责,朱静强则提出要求董事长出具一份委托他主持股东大会的委托书,董事长依要求出具了委托书。后卢文超将委托书带到三楼会议室,但被小股东夺走委托书并撕毁。

随后卢文超回到5楼董事长办公室。小股东情绪激动,与朱静强、卢文超发生激烈争论。期间,有多名股东情绪失控,摘下口罩进行交涉,先后与朱静强、卢文超发生肢体接触,现场混乱。公司董监高安抚小股东情绪,提醒他们带好口罩,劝说他们回到会议室等候开会。

因沟通不愉快,部分小股东返回三楼会议室将部分桌牌收走,并大声说“都不要开会了,再开公司都要没了”,后会议横幅也被人撤走。

自18:00多开始,小股东陆续离开董事长办公室,在隔壁其他办公室等待。监事会主席孙敏钊、总经理王玉忠及其他高管在五楼各办公室安抚小股东情绪。董事胡永达、董秘邱国强、副总经理吴琰与朱静强、卢文超留在董事长办公室就小股东和宁波文旅集团股东的异议反复协调沟通,董事长赖兴祥与宁波文旅集团股东叶晋盛就目前的现状该如何处理进行沟通。

之后,董秘邱国强、副总经理吴琰继续与朱静强、卢文超沟通如何召开股东大会、董秘邱国强表示,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大家还是要坐下来一起商量。

因本次股东大会一直未能召开,经过长时间的沟通和等待,宁波文旅集团股东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小股东也始终表示,如东钱永旭坚持原来的网络投票决定,他们是坚决不同意开股东大会。

直至20:50,由董事长召集并主持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临时会议,审议是否中止本次股东大会。本次董事会应出席董事5人,实际出席董事3人,董事蔡润东通过电话、短信等紧急通知方式均无法取得联系,董事朱静强在场但明确表示不出席本次董事会。经慎重研究,决定终止此次股东大会,本次股东大会未能召开,未审议任何议案,也未形成任何决议。具体召开时间另行通知。

直至23:00左右,在本次临时董事会会议结束后,所有参加本次股东大会的人员才陆续离开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